Page 52 - 201502
P. 52

50                                                                                                                                                                                                                他乡 / OVeRseas
      四方




                                                                                                                                 Breathing The Old Time
                                                                                                                                 在时光里呼吸
          萨尔瓦多(巴伊亚),巴西 Salvador (Bahia),             吧的桑巴表演,甚至有杰克逊当年融入在自己音乐里的鼓乐团
         -  Travelling
          Brazil                                     Olodum的街头表演。街边贩卖的巴西特饮Caipirinha依旧难以
             一直很爱Michael Jackson,特别是They Don’t       下咽,但热情的音乐和人们也让我乐得举杯,更不要说有以海鲜
          Really Care About Us这首歌的鼓点和MV。但直到          为主、完胜巴西其他地方的萨尔瓦多特色美食作为宵夜。                                                   我站在这件伟大的艺术品前,驻足冥思、超然物外,它就                                            记     得那年三月,乍暖还寒。我的旅伴
          2012年在巴西随联合国工作一个月,才从同事那听说                      仅仅三天两夜,我也迷恋上这座城。在那里我抽空在新城                                               像一个哥特式的幽灵,刺激着我的眼睛和大脑——原来建                                                  小熊毕业在即不能远行,但是为了
          MV的拍摄地除了里约,还有位于巴西东北部大西洋                    区就着葡萄牙语字幕看了Woody Allen当时的新作《To Rome                                         筑不仅仅是砖块的堆叠,而是建筑师用生命雕刻出的时光。                                           游遍欧洲的约定,咱们不能耽搁行程,于
          沿岸的巴伊亚州首府萨尔瓦多(也被直接称为是巴伊                    With  Love》,后来我把在萨尔瓦多的照片选集也命名为“To                                                                                                                是她邀我去巴塞罗那找她,言语中还带着
          亚)。同事说自己在那里学习葡语时恋上这座脏乱却                    Bahia With Love”。                                                           文 | 刘佳                                                               点歉意,其实我早等她开口,因为巴塞罗
          散发神秘魅力的古城。我自是受不了这种形容带给                                                                                                                                                                      那是建筑师的天堂,是我的梦想之地!
          我的诱惑,在里约工作结束后第一时间飞到当地。                     乌德勒支,荷兰 Utrecht, The Netherlands                                                                                                                     隆隆的雷声把我从梦中拽起,地中海
             萨尔瓦多曾先后被葡萄牙和荷兰占领,建筑渗                        巴西之旅结束后,仍在美国读研的我暑期还剩下些时间,便                                                                                                                   的雨季也是可怕的,窗外的云似乎压在楼
          透着浓浓的欧洲风味,当然比起灰白色作为主基调                     再策划了一次欧洲之旅,主要目标是英国和荷兰。因为顺便拜访                                                                                                                     顶一般,豆大的雨滴砸在玻璃上,看不清
          的里约,这里更具有中南美洲房子色彩明艳的特点。                    在巴西结识的荷兰朋友,也邂逅了距离阿姆斯特丹半个小时铁                                                                                                                      远处的风景,只剩下一片灰,我的心情也
          而由于这里也曾是奴隶交易中心,其大部分人口都是                    路车程的荷兰第四大城市乌德勒支,其实也就是个小镇规模的                                                                                                                      灰暗了。可吃了个早饭的功夫,阳光便倾泻
          非裔,因此非洲和南美的学问撞击也让巴西的音乐、                    乌德勒支大学城,但却是我见过最美的一个。幽静的运河贯穿                                                                                                                      下来,透过大朵大朵的云,强烈的像闪着
          舞蹈在这里发挥到极致,孕育出巴西的“国舞”——                    精致的小巷,尽管这样的描述也可能适用于其它荷兰城市,但在                                                                                                                     金光一样,小熊激动地把我拉到窗边,那
          桑巴。在巴西人眼中,当地的嘉年华更胜闻名世界                     城市中行走的闲适感觉却并非文字可以形容,更不必说原来乌                                                                                                                      “圣家族大教堂”仿佛新生一样,突然就
          的里约嘉年华,舞动全城在这里不过是正常生活的                     德勒支竟是我从小最爱的米菲兔子的故乡(此前一直以为那兔                                                                                                                      矗立在金色的阳光下。
          节奏。我抵达的那天是个周二,貌似错过了一个盛                     子来自日本!)。朋友说前两年还见到它的编辑——1927年出生                                                                                                                       顾不上化妆打扮,我甚至还在系着纽
          大的连日全城派对,白天地上散落着丝带、彩色亮                     的迪克·布鲁纳老先生在位于城中心的米菲之家附近散步,精神                                                                                                                     扣,就已经随着人流跑到圣家族大教堂
          片,居民貌似都在家休息,但丝毫不影响当晚照常进                    矍铄。                                                                                                                                              脚下,仰着头才能看见那四座尖塔钻入云
          行每周二的例行全城音乐会,以及之后遍布街头酒                         夏末回到纽约,照常去我最爱的美术用品连锁店买颜料,                                                                                                                    霄,它显得我是那么的微弱渺小,那种尖
                                                     却赫然发现原来店名就叫Utrecht。问起店名起源,店员说因为                                                                                                                  锐的程度比传统的哥特式还要多几分霸
                                                     老板来自纽约布鲁克林区的New Utrecht(新乌德勒支)——                                                                                                                 气,让我甚至有些晕眩。我站在这件伟大
                                                     当然!想想纽约也曾叫新阿姆斯特丹,同理布鲁克林的新乌德                                                                                                                      的艺术品前,驻足冥思、超然物外,它就像
                                                     勒支自然是荷兰人殖民纽约时命名的。如果不是因为去了巴                                                                                                                       一个哥特式的幽灵,刺激着我的眼睛和大
                        ? 色彩鲜明的萨尔瓦多仿佛宣
                        告着巴西是个热情的国度                  西,认识了荷兰朋友,又去了乌德勒支,也许我在这买一辈子的                                                                                                                     脑——原来建筑不仅仅是砖块的堆叠,而
                                                     美术用品也不会注意到这层有趣的联系。赶紧办了张会员卡,                                                                                                                      是建筑师用生命雕刻出的时光。
                                                     和朋友email开玩笑道:“嘿,现在我也有了你们大学的员工证                                                                                                                       据说,如果在巴塞罗那只能拍一张照
                                                     哦”。                                                                                                                                              片,那就一定要拍高迪的经典之作——圣
                                                         可以讲述的旅行故事、令人印象深刻的地点还有太多太多。                                                                                                                   家族大教堂。这座教堂,就像埃菲尔铁塔
                                                     时间和银两有限的情况下,是去被大多数人反复证明值得去的                                                                                                                      之于巴黎,斗兽场之于罗马,自由女神像之
                                                     地方,还是冒个小险、冲个小动,去挖掘探索一些或许没那么多                                                                                                                     于纽约一样,圣家族大教堂在某种意义上
                                                     人走过的路,寻找意外的收获呢?其实就像做其他任何生活中                                                                                                                      就代表了巴塞罗那。虽然已开工一百多年,
                                                     的决定一样,即使重来一次,尝试另一条旅途,我也不能给出答                                                                                                                     但至今仍在建造中。在西方,似乎这种用
                                                     案——我永远无法知道春假是去卡帕多西亚更好,还是再去一                                                                                                                      几个世纪的功夫建一座教堂更能体现出人
                                                     次巴黎品味艺术、练习生疏了的法语更有意义,因为这些经历                                                                                                                      们的虔诚,佛罗伦萨圣母百花大教堂用了
                                                     都是无法复制的,无论是“初识”还是“再会”,都会有不同的心                                                                                                                    一百四十年、比萨大教堂用了近三百年、
                                                     境和体验。但可以确定的是,我很感恩能够通过一些偶然的人、                                                                                                                     米兰杜莫大教堂用了五百多年时间,圣家
                                                     事、物知道一些特别的地方,促成至少对我来说不那么寻常的旅                                                                                                                     族大教堂身后高耸入云的塔吊让我庆幸,
                                                     行,获得意外的美好。                                                                                                                                       我是这伟大历史的见证者。
                                                                                                                                                                                                          尖塔两两并肩,挺拔高耸,顶部装饰

                                                                                             安全信誉好的网投赌博美国企业                              ? 圣家族大教堂                                                             着色彩夸张的马赛克,这是他处绝对见不
                                                                                                                                                                                                                                        51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