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50 - 201603
P. 50

49








                                            与浩瀚的大海日夜共处的故事。                     的海上大桥,将带你抵达一个什么样的地                                佛历历在目,“船上的人只能全部趴下,                 用出差或开会等机会,抽空拜访家属。                                                     特别报道
                                                                                                                                                                                                                                          /
                                                                               方?                                                两手拉着船板——一会儿看到的是天,一                    起重工张根祥 1 月 6 日生日,却因为
                                            一会儿看到的是天                               沈明绕 15 年前初次踏上洋山岛之前,                           会儿看到的是海。”                          施工需要无法回家与家人团聚,去上海开
                                            一会儿看到的是海                           想必也会有类似的狐疑。                                          项目部里都是刚毕业的大员工,哪里                会的沈明绕于是代表他回家,“家属一直                                                    SPECIAL REPORT
                                                                                   “那时候东海大桥还没有建成,早上                              见过这样的阵仗?到了第二天,“有几个                 等到 12 点钟,咱们到了之后给他爱人送了
                                                在糟糕的天气里出海是一种奇妙的                七点钟从市区出发,到芦潮港坐船出海,                                人说,宁死也不愿意到岛上去了,这是拿                 一个蛋糕,当时家属感动得眼泪马上就流
                                             体验。                               再到洋山的时候,往往已经是下午四五点                                命在开玩笑呢。”                           下来了。”
                                                  就如 6 月 1 日咱们行驶在东海大桥          钟。”如同很多上海人一样,沈明绕一说                                   “所以当时咱们就提出 ‘不畏艰险’,                 2003 年 2 月,项目部的驻地搬至小洋
                                                 上,身后是渐渐远去的“魔都”上海,             普通话,就有一种切黄瓜般的清脆音质。                                作为团队精神的第一句话。”                      山岛。该年 8 月,C 标码头项目部办公室                               岛上被海风吹歪的柏树
                                                   左右两侧是一座座渺小但又似纪念                 在他 60 年的生命里,其中有十年跟洋                              “那后来那几个小青年走了没有?”                发生火灾,年轻员工们纷纷冲进火场里,
                                                     碑一般的风力发电塔,雨丝刮             山港息息相关——从 2002 年 6 月 26 日洋                           “没有!”沈明绕笑起来,“后来都                救电脑、抢资料、搬仪器,但个人的物品                春节、五一、十一、中秋……什么假日都
                                                       扫过车窗,眼前则是茫茫一            山一期工程在 C 标码头打下第一根桩,到                              成了咱们企业的骨干!”                        却因抢救不及全部被烧毁。                      没有,一年365天,每天24小时都在岛上。”
                                                         片浑浊灰白;经过 40 米高        2012 年他离开洋山,沈明绕是最重要的见                                “洋山是艰苦,但也特别磨炼人,如                   “当晚无处可去,也无处可睡,大家               沈明绕回忆说。
                                                          的大桥通航孔时,车子           证人之一。                                             果接受不了,那你就被淘汰;如果能挺下                 就在小洋山的斜坡上,开会。本来有职工                    2003 年,项目前期工程工作船码头进
                                                            上坡下坡,那海天一              在他昔日的下属王斌看来,时任洋山                              来,那你肯定能担当重任,做一番事业。”                可以回家探亲,面对这场突来的灾难,他                入施工最紧张阶段,时任项目质量总监的
                                                              线也因此在视界里         项目总部党总支书记的沈明绕,可谓是初                                   通勤要“颠沛流离”,施工也危机潜                们主动放弃休假。本来承台贯通的“8·30              柴刚强吃住在施工现场,平均每天睡眠不
                                                                上下移动,你终        始团队的灵魂人物。“沈书记当时就提出                                伏。洋山海域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洋流复杂,               节点”十分紧迫,难以完成,经过烈火洗礼,              足六个小时,整整 95 天没有离开洋山,创
                                                                  究狐疑:这        项目部的精神,‘不畏艰险、技术先行、                                水下暗涌多变,当地渔民所称的“暴子”——               职工硬是奋力拼搏结果提前一天完成。”                下企业驻岛作业的记录。当他回到松江老
                                                                    样一条长       注重细节、团队取胜’,这四句话,影响                                每年总要光顾个十来次的海上风暴,更是                    “职工们把信誉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               家时,长头发、长胡子、又黑又瘦的柴刚
                                                                      达30多     了咱们后面几代人。”                                        给施工带来极大威胁。                         重要,”2016 年 6 月 2 日,坐在项目部办         强与平时形象判若两人,以至于连母亲都
                                                                        公 里        之所以要提“不畏艰险”,是因为今                                 极端的时候,水工项目部每次出工、                公室里,左手戴着表、右手戴着小米手环                没有认出这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日之人,可能很难想象当年项目团队所面                                收工都要清点人数。一种风险是,“比如                 的沈明绕说,“所以在那个时候,大家真                    更多的人物和事迹,被记载在《激扬
                                                                               临的困难。                                             某个工人在你身后扎钢筋,如果他刚好有                 的有一种在战争年代激情岁月里的感觉。”               东海:2002-2012》这本纪念上海港务工程
                                                                                   大、小洋山岛及附属几个小岛屿各不                              点贫血,蹲的时间久了,一站起来掉下海,”                                                 企业进军洋山十年的书中:
                                                                                相连,2002 年,项目部施工在小洋山,居                            王斌说,“如果没有人看到,那他可能跟                 技术先行,注重细节,团队取胜                        “港工洋山号”轮机长李忠宝每天第
                                                                                  住却在大洋山,每天上下班只能乘坐 40                            着潮水就走了。”                                                             一个起床、最后一个入睡,“桩不沉完不
                                                                                    分钟的交通船 —— 一种理论上只能                               意外、事故乃至海难,在洋山港建设                   作为安全信誉好的网投赌博港务的前身,上海港务工程               回家”;
                                                                                      搭载八个人的小舢板,往返施工                             早期并非绝无仅有,沈明绕自己就差点经                 企业在 2002 年进入洋山港时,并没有技术                测量员庄国强为了洋山工程,新婚三
                                                                                        现场和住地。                                   历过。                                和设备优势。                            天就偷偷奔赴洋山,成为“失踪的新郎”;
                                                                                             “有一天晚上,为了多                             “有一次在小洋山施工,我肾结石犯                   “咱们原来主要是做黄浦江内部及沿                   取样员胡本吉为了抢潮水浇筑砼(混
                                                                                            打一根桩,咱们耽误了一                          了,痛得满地打滚,但那天起了大风浪,                 海的码头、仓库和道路,没搞过大规模的                凝土),期间接到母亲去世的噩耗也无法
                                                                                              个半小时,结果晚上风                         交通船全部回港避风,而仅有的卫生所又                 集装箱码头,更没做过无依托孤岛施工的                马上赶回;
                                                                                                高浪起,交通船就像                        在大洋山岛上,船只无法靠岸,怎么办?”                海港,在技术上可以说是一张白纸。”沈                    人称“干不死的老黄牛”的吕凡昌为
                                                                                                  一片枯叶,在大海                          最后的结果是,项目部找来四个小伙                明绕说,“因此咱们就提出后面的几句话,               工程一年多未休假,回到家后,两岁儿子
                                                                                                    上随风漂流。”                      子把沈明绕四肢抓住,等船略微靠近,就                 就是技术先行,注重细节,团队取胜。”                不认识父亲,妻子则以为他刚从“赤道”
                                                                                                     说起往事,                       把沈像荡秋千那样往船上抛,再由船上的                    “这么大的工程,你靠个人主义、英               回来;
                                                                                                       沈明绕仿                      人将其接住;到了大洋山下船,也如此照                 雄主义是做不了的,要靠整个团队拧成一                    C 标项目部总工程师,被称为“洋山
                                                                                                                                 做。                                 股绳,完成工程各个目标节点。”                   一枝花”的许月红只能在电话里引导孩子
                                                                                                                                    “我亲身感受过这些弟兄们的情谊,                   按照王斌的说法,那时候项目部实施               做作业;
                                                                                                                                 所以能把生命托付给他们,把彼此当成亲                 的是“群狼战术”。为了高效完成任务,                    一期 D 标项目部主管施工员孙二建为
                                                                                     港口桥吊装卸系统
                                                                                                                                 兄弟。”沈明绕说。                          项目部实行半军事化管理,“只要下了命令,              保证灌注桩施工质量,对施工过程日夜监
                                                                                                                                    作为书记,沈明绕几乎拜访过每一位                这个事情你就一定得去做,没得商量。”                控,施工最紧张的半个多月里,他将铺盖
                                                                                                                                 职工的家属。工程吃紧阶段,员工们无法                    原定两周休一次假,但这个规定很快               搬进施工现场的集装箱,被戏称“睡集装
                                                                                                                                 按照正常的休息日回家,项目部领导就利                 被打破。“洋山自从开工之后,就没有元旦、              箱的施工主管”;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Baidu
sogou